分页: 1 / 1

STEM + Art = STEAM

发表于 : 周日 10月 21, 2018 9:29 am
patrickzhu
New scholarships for STEM-smart Sydney students

By Fran Molloy 新闻来源 SMH

当孩子们开始上七年级时,他们有三周的时间在课堂外专注于批判性和创造性思维的学习。Connors说:“当我们在读天才教育课程时,我们意识到学生的一些个人能力存在差距。不是所有的人都会想要表达自己想要表现自己。我们有一些学生很自我满足,很乐意在学校里随波逐流,有个好分数就行了。孩子们可能更希望老师在课堂教课的时候只是不停地说,说,说就好了,但我对老师们说,不,这样不行,学生们必须参与进来。”

一位老师使用的是“拍手棒”的方法(paddle-pop-stick),学生们在教室里传棒子,谁拿到了谁就必须说点什么。另一个方法是每人从帽子里拿名字,名字是谁 谁就发言。不仅是在课堂上学习教纲规定的科目,他们还必须在其他领域拓展自己。九年级的时候,每个学生都要参加Bronze Duke of Edinburgh的徒步部分。Connors说:“对很多孩子来说,这是一件很费力、很有压力的事情。这让他们迈出了他们的舒适区。”

学校提供大约60项课外活动,如奥林匹克数学、体育运动和学校校报Ruse,目的是让孩子们参与智体活动,并开阔他们的视野。Connors说:“HSC对于一些有天赋的学生来说是有相当限制性的,他们中的一些人可以选择退出,因为他们对此感到很无聊。” 澳洲当红知名数学老师Eddie Woo也是该校的校友,他“发现很少有学校能与James Ruse课外学习的深度和广度相媲美”。

Connors也鼓励学业上的合作。并不是说学生们需要更多的激励:学校的评估分数会被调整,所以学生们一整年都表现得很好,这样才对他们有利。Conners说:“一个化学成绩为99分的人,就个人而言,也就这样了不能再好了。他们能做的唯一的一件事,就是努力确保那些80分同学能提高到90分。”因此,James Ruse的学生们热情地拥抱彼此,分享他们各自的学习文档。11年级的学生Calla Lee说:“这是一种从7年级开始的校园文化,对于像Science这样的学科,一份文档可能有30个学生分享使用,他们在同一份文档里添加,制作图表,解释一些东西。”

尽管如此,考试还是很有压力。Connors说:“大多数学生都很有竞争力,但不是互相竞争。学生对自己有很高的期望。”在这些时候,学生们互相照顾:例如,在HSC考试期间,戏剧教室就变成了学生们冥想放空的休息场所,11年级的学生们在考试后分发棒棒糖和热巧克力。

所有James Ruse的毕业生都上大学。一些人获得了哈佛或伯克利的海外奖学金,大多数人最终进入工程、医学或法律领域。Connors说:“传统上,人们倾向于成为医生或律师。他们知名度很高,地位很高,但同时我认为我们的学生也非常适合这些职业。”

偶尔会有人做一些打破常规的事情,那可不怎么受欢迎。明星数学老师Eddie Woo说,他还记得,我的朋友和老师听到我打算去教书时所表达的震惊和惊讶。

New博士担心学校文化只盯着老牌传统高档职业选择。当她决定选择大学专业的时候,尽管她的UAI(ATAR之前的大学录取排名系统)是100分(报社了解到,2009年大学录取排名改革,99.95分取代100分成为第一档成绩的时候,James Ruse是唯一投诉的中学),她还是决定选择科学而不是医学。当New的班级里有一个同学没选择HSC数学科目的时候,大家都吓了一大跳。她说:“我觉得Eddie Woo是目前最著名的校友,这很滑稽。每个人的父母都可能会问,‘他为什么要在大学里学教育专业?’”

New说,最聪明的学生应该成为那些努力改变世界的人。“然而,他们被送到了极少数未必会产生最大影响的职业中。改变成功的定义,对学校社区来说是一个真正的挑战。”

Eddie Woo知道精英学校制度也有负面影响,例如,补习行业,补习班的目标人群可以针对才5岁的小孩子。但他很感激精英中学的经历。他说:“我学到了很多,很大一部分是我的个性的培养,我的技能。事实上在中学里我不仅可以学四年的戏剧表演,而且我也把严谨的学术态度视为最宝贵的东西。这些成就了我自己和我今天的老师的身份。这一切,我是在James Ruse学到的。”


图片